点击关闭

工作老太太-但习近平觉得::“咱们还是骑自行车下去好-唐山新闻综合频道

  • 时间:

中国军人24小时

後來,習近平到正定任職,特意從北京託運來了一輛老式的二八單車。可以說,這輛單車,陪伴着他從政生涯里的一步步成長。

1983年,時任河北正定縣委書記的習近平(前排居中),臨時在大街上擺桌子聽取老百姓意見。

縣上決定把摩托車獎給支部書記習近平。他卻不高興。他說:「這個摩托車對咱有啥用!拉不了多少東西,又不能下地干農活,難道我天天開着它去兜風嗎?」他當即就委託梁家河的老支書梁玉明,到延安農機公司把這輛本來可以成為他「坐騎」的三輪摩托,換成手扶拖拉機等農機具。

習近平的單車載過誰?出訪時的飛機,閱兵時的紅旗檢閱車,參觀「互聯網之光」博覽會時臨時興起試騎的平衡車……習近平用過的交通工具有很多。但是他在基層工作時,還是最常騎單車。

當時交通不像現在這麼方便,他對道路也不熟悉,為了開展調研,他還專門購買了一輛廈門單車廠生產的「武夷」牌單車,由他騎車帶着當時的秘書王太興,到社區街道或者工廠去調研。

他經常對大家說:「騎單車有三個好處:一是鍛煉身體,二是接近群眾,三是節約汽油。」

那時候,交通全是靠走。村部連一輛單車都沒有,到文安驛公社10多里路,就一條羊腸山道,得走一個來小時。

  

習近平還帶頭下鄉吃食堂,交伙食費。時任寧德電視新聞宣傳站副站長、現任寧德電視台台長邢常葆曾多次跟隨習近平下鄉採訪,20多年過去,他對一個細節仍記憶猶新。「有一次,到蕉城區虎貝鄉調研,在鄉政府食堂用餐,習近平同志交代秘書餐后要交1.5元的伙食費,但那位鄉長不要。吃完飯後回到車上,習近平問秘書伙食費交了沒有,秘書回答沒有,被說了一頓。他趕緊跑回去交伙食費,拿收條。」

在調研過程中,他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樣,一坐下來,就把煙遞過去,溝通一下感情,然後才進入正題。別人泡的茶,他也不管衛生不衛生,該喝的就喝。廈門的夏天比較悶熱,群眾看他工作辛苦,給他切一個西瓜,他也不管周圍蒼蠅圍着嗡嗡飛,接過來就吃。王太興覺得,這個副市長真是沒一點兒架子。

  

女儿  

從基層調研到治國理政,幾十年來,他的單車和單車上坐過的那些人,見證了他的成長、工作和親情……

他的單車還載過這些人秘書據公開報道,他的單車還載過他的秘書。

女兒習明澤的名字是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給起的,「希望她將來清清白白地做人,做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縣委當時有吉普車,但習近平覺得:「咱們還是騎單車下去好,這樣可以多看看。」

這樣,他平時基本都是騎單車下鄉。隨走隨看。在正定短短3年內,習近平騎着單車跑遍了全縣25個公社、220多個大隊。

一次,習近平到永安鄉三角村調研。有個60歲上下的老太太在路邊坐着,一臉苦相。他當時就下了單車,俯下身來和她打招呼。旁邊有村民說:「這老太太,無兒無女,身體也不好,生活可苦啦。」他當時就從身上掏出20塊錢交到老太太手裡。這20塊錢,放在今天不算什麼,但20世紀80年代初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習近平作為縣委書記的工資是50塊錢左右,卻能拿出小半個月的工資給一個素不相識的農村老太太。

2008年初,習近平到中央工作後來正定視察工作,曾到塔元庄調研,這也是他20多年後的「故地重遊」。他對縣裡的同志說:「我那個時候就想治理這個滹沱河,想防汛、修壩。你們現在開始治理了,我很滿意。」

所以,當北京給延川縣一輛130工具車和一台三輪摩托車的時候,可想而知大家有多高興。

習近平一直希望生個女兒,後來真的如願了。女兒很像他,也和他最親。媽媽帶她時,她老是調皮搗蛋,可是一跟她爸爸,就乖得像只聽話的小貓。

「武夷」牌單車1985年,習近平到廈門擔任副市長。

習近平還把縣委的吉普車讓給記者坐。他說:「記者時間緊、任務重,跑的地方多,跑的路也遠,而且他們又不認識路,汽車一定要優先給記者用。」而他自己則騎單車外出。晚上,他還經常到招待所看望記者,噓寒問暖,聽取意見。

習近平是國家主席,也是一位樂於陪伴孩子的好父親。在他辦公室的書架上,擺着一張與女兒小時候的合影,照片里,他騎車帶着女兒玩。

習近平經常騎車去基層調研1969年1月,不滿16歲的習近平從北京來到梁家河村插隊落戶,後來擔任大隊黨支部書記。

習近平自己經常騎單車,卻把縣委那輛僅有的吉普車安排給老幹部使用。他還常常利用節假日,不帶縣委辦公室的人,一個人直接騎着單車就去老幹部家裡走訪、看望,拉家常、談問題。

  

正定縣塔元庄村邊有條滹沱河,當時也沒有橋,河裡都是泥沙,他到村裡來調研的時候,騎單車過不去河,推着也走不動,他就把單車扛起來過河。

女兒是家庭的重要組成部分。重視家庭、強調家風,一直深刻地烙印在習近平治國理政思想中。

習近平的單車上除了他的工作,還有他的家庭。

  

今日关键词:香港两巴士相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