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工作草地-罗大学开始义务守护邛溪镇烈士陵园-融安新闻

  • 时间:

吴亦凡名誉侵权案

烈士陵園中的無名墓碑,是當年犧牲的紅軍戰士墓碑。(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夏恩博 攝)

父親說:「你自己好生想一下,這些埋在陵園裡的只有十八九歲的烈士,他們為了什麼犧牲呢?你生在新中國,吃穿不愁,這可都是這些烈士們打下來的,可不能忘記他們!」

羅建國在烈士陵園拔草。(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夏恩博 攝)

羅建國守護着邛溪鎮革命烈士陵園。(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央廣記者 夏恩博 攝)

父親的話刻在了羅建國的心裏。父親去世后,他成了第二代義務守墓人。而且其中17個年頭裡,他是邊打工邊做這項工作的。因為父親曾要求他,要自己養活自己,不能因為守墓而向政府伸手要錢。

漸漸地,父親年齡越來越大,守護陵園的活兒幹得越來越吃力。父親希望羅建國接他的班,羅建國十分不情願,因為家裡生活條件本來並不好,他還要打工討生活,哪裡還有精力像父親這樣守護烈士陵園呢?

「這個時候草長得很快,拔完了又長出來,拔得慢了就沒過墓碑咯!墓碑要經常擦,因為鳥會拉屎下來。」57歲的羅建國,身材瘦小,戴着一頂黑色的鴨舌帽,說話時一臉的認真。那189座烈士墓冢,他都擦拭的一塵不染。

在羅建國的記憶里,父親儘管腿上有個巴掌大的傷疤,而且經常腿疼,但他從未因自己是老紅軍而向政府提出過任何要求。對於子女,他要求也格外嚴格,要求他們自強自立,勤儉節約。有時候,父親懷念在大草地上犧牲的戰友時,會忍不住落淚。

羅建國的父親羅大學,13歲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1936年過草地時因傷掉隊,不得不流落在四川紅原縣邛溪鎮。為了生存,羅大學不得不給別人當娃子,養好傷后便去給當地的頭人做長工,直到解放。1967年,羅大學開始義務守護邛溪鎮烈士陵園。這一守,就是28年。

羅建國說,他今後就是要專心守護好烈士陵園,直到守護不動。

奶牛產奶的季節,羅建國就去奶粉廠打工。奶粉廠沒活兒的季節,他就去做清潔工作。因為工作不穩定,收入低,生活實在艱難,2012年民政部門了解到他疾病纏身、沒有穩定工作的情況,便給他辦了低保和生活慰問。2019年,烈士陵園歸退伍軍人事務局管理后,當地部門又給他發放了每月1200元的公益崗位津貼。

央廣網阿壩7月30日消息(記者夏恩博)這個季節,每天早晨六點半,羅建國起床后,就會來到離家兩百多米遠的紅原縣邛溪鎮革命烈士陵園,開始清理陵園裡瘋長的野草,擦拭那一座座大理石墓碑和墳塋。

從1995年至今,他每天做這項簡單的工作,從未放下過。這一切,源於對父親的承諾。

今日关键词:王一博手机号泄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