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文物文化-1987年敦煌石窟研究国际讨论会在敦煌莫高窟召开-重庆最新新闻

  • 时间:

莫斯科大巴事故

初到敦煌時,石窟的慘象令常書鴻倍感辛酸。他義無反顧地干起了既非藝術又非研究的石窟管理員工作。條件艱苦,同去的一些人先後棄他而去,就連妻子也以去蘭州治病為名出走。

19日下午,正在甘肅省考察調研的習近平總書記,先後來到敦煌莫高窟和敦煌研究院,實地考察文物保護和研究、弘揚優秀歷史文化等情況,並同有關專家、學者和文化單位代表座談。

他們在全國率先制訂了文物專項保護條例和保護總體規劃,讓莫高窟有了專項法規的「護身符」。同時,分析研究塑像、壁畫的製作材料和病害機理,保護修復了大量彩塑壁畫,形成了一整套科學保護規範。比如通過綜合防治風沙體系,使莫高窟的風沙減少了75%左右。

「洞子看壞了絕對不行,不讓遊客看也不行。」為了讓莫高窟「延年益壽」,甚至「容顏永駐」,樊錦詩與敦煌研究院的同仁們不斷探索。

1954年,文化部特地撥款,在莫高窟第一次安裝了電燈,為長期在戈壁深處工作的第一代「莫高人」送去光明;1961年,莫高窟被列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資料來源:人民日報、新華社、甘肅日報、敦煌石窟公共網等 整理:岳小喬)

對於很多人來講,莫高窟幾乎是神一樣的存在。

「鑒古知今,學史明智。」敦煌莫高窟有着怎樣的歷史和故事?讓我們一起跟着總書記來學習。

走向未来

今天的莫高窟,憑藉科技手段和文化創意「活起來、傳開去」,正釋放更耀眼的光芒。

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表示,今後,要充分發揮敦煌研究院在國際文化遺產領域的重要影響力,繼續加強中外文化交流互鑒,促進絲路沿線國家文化資源共享,聯合建設具有絲綢之路特色的文物保護和文化弘揚基地,為「一帶一路」建設作出新貢獻。

此後,莫高窟的開窟造像興盛起來,山麓斷崖上鑿壁開窟的聲音歷經10個朝代,千年綿延不絕,無數後來者在前臨宕泉河、東向三危山的鳴沙山東麓的南北兩區斷崖上,鱗次櫛比地開鑿了各種洞窟。

保護迫在眉睫。1944年,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正式成立,著名油畫家常書鴻任所長。莫高窟終於結束了無人管理、任人破壞偷盜的歷史。

敦,大地之意;煌,繁盛也。敦煌,位於甘肅省西北部,是茫茫戈壁中一處亮麗的綠洲。敦煌有着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它是古絲綢之路上的重要節點,商旅使團在這裏駐足,再出西域、入中原。

可惜,雖然王道士多次向地方官員彙報,希望引起重視,但卻屢遭「冷遇」。而此時,「掠奪者」正不遠萬里趕來。

此後,西方竊賊強盜接踵而至:法國人伯希和、日本人大谷探險隊成員橘瑞超、吉川小一郎、俄國人奧登堡、美國人華爾納……數萬卷文物又陸續流失到十余個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黨和國家高度重視敦煌莫高窟,1950年文化部將「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更名為「敦煌文物研究所」,並針對莫高窟壁畫和彩塑病害、崖體風化和坍塌、風沙侵蝕等嚴重威脅文物安全的問題,開始了初步搶救性保護。

公元366年的一天,敦煌鳴沙山東麓響起了叮叮噹噹的敲擊聲,那是莫高窟開崖建窟的第一聲錘音。

1907年3月,聽說藏經洞消息的英國人斯坦因迫不及待地趕到敦煌,以四塊馬蹄銀(約二百兩)從王圓籙處換得寫經200捆、文書24箱和絹畫絲織物5大箱。

習近平一直非常重視歷史文物保護。在他看來,文物承載燦爛文明,傳承歷史文化,維繫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

迎来新生

一年後,又一次晴天霹靂,教育部命令撤銷敦煌藝術研究所,將石窟交給縣政府管轄,經費停止撥給。常書鴻的學生們無奈離去,他卻選擇了堅守。四處求援后,他終於解決了經費、編製等問題。他把自己一生獻給了敦煌,被譽為敦煌的守護神。

敦煌,再不是地理意義上的敦煌。敦煌,正在成為世界的敦煌。

在莫高窟15余公裡外,有一個形似沙丘、又如流水的土黃色流線型建築。這是2014年建成的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在這裏,遊客猶如置身飛船,觀看球幕電影,感受着數字敦煌的神奇。遊客也因此有序分流,有效降低對石窟的不利影響。

清朝官員這才懂得了敦煌文物的重要價值,但他們考慮的不是如何保護,而是千方百計地竊為己有。一時偷竊成風,敦煌文物流失嚴重。

另一方面,開拓性地建立數字檔案,讓莫高窟以數字化的方式「永生」。

1900年,道士王圓籙在清理莫高窟積沙時意外發現了藏有寫經、文書和文物6萬多件的藏經洞。自此,莫高窟引起世人關注。

千年锤音

敦煌莫高窟是建築、彩塑、壁畫組成的綜合藝術體。它不僅是佛教藝術的典範,而且是中古社會的歷史畫卷,被譽為「世界藝術畫廊」「牆壁上的博物館」「沙漠中的美術館」。

改革開放后,莫高窟的面貌煥然一新:編製擴大、人才匯聚、條件改善。1987年,莫高窟成為中國第一批進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遺產地。

這個充滿想象力的工程,是樊錦詩1998年起擔任敦煌研究院院長的17年間做成的一件大事。

越是美麗的就越是脆弱。1524年,明朝政府下令封閉嘉峪關。敦煌從此沉寂,莫高窟400多年無人看護,大量洞窟坍塌毀壞。

發出這聲迴響千年錘音的人,正是被譽為莫高窟創始人的樂僔。

1910年,清政府決定將剩餘的敦煌文物裝滿6輛大車運往北京保存。然而,一路隱匿盤剝,移交京師圖書館時只剩了18箱,僅8000多件,是出土時的五分之一,且大多已成殘頁斷篇。

他們建立了敦煌石窟數字檔案,完成了敦煌石窟135個洞窟的數字化。2016年,「數字敦煌」資源庫上線,30個經典洞窟的高清數字圖像及虛擬漫遊體驗節目正式上網;2017年,「數字敦煌」資源庫英文版正式開通。全球網友都可登錄欣賞石窟內部文物的高清圖像,還可以進行VR虛擬現實體驗。

1905年10月,俄國人奧勃魯切夫趕至莫高窟,以五十根硬脂蠟燭為誘餌,換得藏經洞寫本兩大捆。

735座洞窟、2000多尊造像、4.5萬平方米的壁畫……作為我國現存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古典文化藝術寶庫,莫高窟堪稱人類文化史上的一大奇迹,至今仍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

400多年苦难

1987年敦煌石窟研究國際討論會在敦煌莫高窟召開,這意味着80年前出走的敦煌學已經回歸故里。此後,在中國學者辛勤努力下,「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國外」的被動局面得以逐漸改變,現在國際學術界已經公認中國是敦煌學研究的中心。

或許,潛心修佛的樂僔不曾想到,他這一鑿,竟雕刻出一座舉世聞名的藝術寶庫;他這一鑿,竟創造了一個流經千年的文化聖殿。

一方面是對文物本體及其賦存環境的科學保護。

今日关键词:RNG战胜V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