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还在从事“无货源”模式的网络公司打工-抢亲游戏-南川新闻网
点击关闭

商品亚马逊-王伟还在从事“无货源”模式的网络公司打工-南川新闻网

  • 时间:

红米手机被爆自燃

閆獻民等人的「無貨源」模式帶來的動輒五位數的收入,很快讓人眼紅起來,包括一些公司員工,紛紛辭職,效仿他開起了「無貨源」店鋪,其中就包括王偉,這些人很多成了閆獻民的下級加盟商,並且開始招收自己的「加盟商」。

毛利可達四至七成兩年前,王偉還在從事「無貨源」模式的網絡公司打工,每個月底薪1500元,每天的工作就是通過一個ERP採集軟件,將從國內電商網站上下載的商品圖片,上傳到亞馬遜的海外店鋪上,一旦有客戶下單購買,王偉就能從凈利潤中獲得10%的傭金。

可能涉嫌違法閆獻民說,從2017年自己入行算起,在之後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先後有幾十名員工、親戚找到自己,希望加盟公司,即便是經過了一番優勝劣汰,他在項城仍然有18家加盟公司,而千里之外的湖南、雲南等地,也都有自己的加盟商。

閆獻民說,現在營收已經不是公司的重點,如何做到不違規,在維持店鋪運營的同時,積極探索新的選品品類,才是自己關注的方向。「店鋪在,總還有機會,店鋪被關了,連希望都沒有了。」

一些入場較早的賣家,藉著跨境電商的紅利與東風,正在迅速崛起。總部位於湖南長沙的安克創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安克創新」),靠着在亞馬遜等海外電商平台上售賣3C配件、智能創新等產品,一躍成為年營收50多億元的擬IPO企業。

但已經嘗到甜頭的商家似乎沒有人真的願意與這種模式切割。

與此同時,外界對這種「無貨源」模式的爭議甚囂塵上,甚至一些人將之視為「2019年新騙局」,並對這種模式的生命力提出質疑。

「我們沒有倉庫,也從不備貨,卻能把全國的商品售賣到全世界。」王偉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可以把這稱為『無貨源』模式。」他和他的項城同鄉們正通過這個模式,將項城這座中部小縣城跟萬里之外的歐美客戶聯繫起來。

在王偉看來,「無貨源」模式通過一個ERP採集軟件,將京東、淘寶等國內電商平台上數以萬計的商品圖片複製、下載,然後再按照亞馬遜的要求,將圖片編輯處理后加上詳情描述,批量上傳到亞馬遜歐洲站、北美站等海外店鋪進行展示,等到有客戶下單了,才去國內的電商網站上找到這款產品,然後拍下發到深圳、泉州等地的國際中轉倉,再由那裡的工作人員按照亞馬遜的物流通則,對商品進行二次打包貼簽發往國外。

就這樣,原本在「無貨源」公司上班的員工、剛畢業的大中專生,甚至輟學的初高中生們,也紛紛在縣城開起了自己的「無貨源」公司。

(文中王偉、閆獻民為化名)

畢竟,于項城這座傳統的農業縣城而言,「跨境電商」不僅是一個時髦而誘人的名號,更寄託着當地就業和產業升級的希望。

針對一些空殼公司編造虛假信息、虛假文件等誘使他人加盟的行為,畢國慶說,這可能構成詐騙,而且根據《關於辦理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的規定,如果收取加盟費存在直接或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或返利依據,還可能會被定性為傳銷行為。

因為國內電商平台上的賣家們開始覺醒,他們在積極拓展亞馬遜等海外電商平台的同時,也拿起知識產權的武器,向這些「無貨源」賣家發起衝擊。

當地一些小區的房租,因為不斷湧入的「無貨源」從業者,開始上漲。王偉指着數百米外的一片樓房說,僅這個小區就分佈着二三十家「無貨源」公司,其中一棟樓從1樓到20樓,幾乎每層都有這種「無貨源」公司。

爭議與轉型與此同時,諸如王偉、閆獻民等賣家們的「無貨源」優勢,正在逐步削弱。

河南省律師協會公司證券委員會執行委員、文豐律師事務所投融資部副主任畢國慶指出,「無貨源」電商的本質,實際上是利用信息差賺取利潤,這一點在商業活動中是正常的商業行為,並不違法。但如果一些「無貨源」公司利用ERP軟件採集、抓取其他電商公司的信息,甚至將編輯后的商品信息展示到自己店鋪,則可能侵犯他人的知識產權;如果一些「無貨源」公司故意誤導自己的商品與他人商品存在特定聯繫,則屬於《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實際上,2016年年底之前,閆獻民從事的職業都與跨境電商毫無瓜葛。他向1℃記者回憶,當時正好有親戚在深圳通過ERP採集軟件做亞馬遜海外站的「無貨源」模式,便也推薦他去嘗試。

已經成長為跨境電商大鱷、正在為IPO努力的安克創新,多次因為專利侵權被訴訟,國外的Sovereign公司、Technical LED公司和Enchanted IP LLC公司均曾以安克創新侵犯自身專利權為由,對其發起訴訟。

數百里之外的鄭州,還出現了一些專門靠招募加盟商、收取加盟費賺錢的空殼公司。

爭議「無貨源」電商靠複製就能賺錢?

談起下一步的方向,王偉的想法是,先以「無貨源」模式,邊發展邊摸索經驗,從中沉澱出一些優秀的店鋪、暢銷的商品,後期再重點維護,向上游的廠家進貨囤貨,最終成為亞馬遜上的FBA賣家,即亞馬遜將第三方賣家庫存納入自己的全球物流網絡。

隨着規模不斷擴大,爭議不斷的「無貨源」公司也讓項城市愛恨交加。

「你也趕快加盟吧。」他極力遊說1℃記者。

事實上,外界對這種所謂的「無貨源」模式充滿疑慮,很多人甚至直接稱之為「騙局」、「傳銷」,一些互聯網平台上也長期有專門社群、專題對此討論。廣受質疑的主要有兩點:其一,通過所謂ERP採集軟件對電商平台店鋪商品進行「採集」的行為是否合法、合規?其二,被廣泛採用的「加盟」模式是否涉嫌傳銷,或者是類傳銷、傳銷變種?

「整個流程你不需要備貨,也不需要倉庫,從客戶下單,到後期的打包、物流,商品甚至都沒經過你的手,中間的利潤卻被你掙走了。」王偉介紹,「無貨源」模式的毛利可達40%~70%。

今年剛滿30歲的閆獻民,是項城市另一家電子商務公司的創始人,他也被當地從業者認為是整個項城「無貨源」模式的最早發起者之一。

最多的時候,他在亞馬遜的店鋪有數百個,員工數百人,但由於知識產權問題、店鋪關聯等原因,一些店鋪被強行關閉,即便如此,他現在仍然有七八十家亞馬遜店鋪,五六十名員工。

隨後,閆獻民便加盟了親戚的公司,獲得了這個ERP採集軟件的使用權,之後便從鄭州回到老家項城開始了他的「創業」之路,在當地推銷這一套模式,發展加盟。

王偉是項城市一家網絡公司的經理,這家公司的業務之一,是通過一個所謂ERP採集軟件,將京東、淘寶等國內電商網站上數以萬計的商品,一鍵採集到自己的亞馬遜網店——更確切地說,是網店群;業務之二,是把這個ERP採集軟件的使用權,以3000元至30萬元不等的價格,售賣給更多的加盟商,從中賺取加盟費。

閆獻民也在考慮,下一步繼續升級公司的ERP系統,把商品從一鍵發佈到亞馬遜一家電商平台升級到一鍵發佈到多家平台,「亞馬遜的『無貨源』紅利期快過去了,我們年後會把精力更多放在其他平台上。」

項城市商務局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員在接受1℃記者採訪時說,項城市確實有些跨境電商賣家,但如果要說他們做得多好、規模有多大,也說不上,更不能把此視為項城一個有特色的東西。不過,既然已經有這麼多賣家,政府就要做好引導工作,「我們也是在一次電商會議上,聽到他們自己介紹說,搞的這個『跨境電商』有多好,才知道項城有這麼多『無貨源』(運營者)。」他說,對於「無貨源」電商,「政府會以加強培訓、正面引導為主」。

作者: 馬紀朝距離春節還有兩個月,王偉已經開始盤算怎樣過年了。20多歲的他,想利用走親訪友的機會,把正在做的「跨境電商項目」推薦給親友們,再把他們發展成為自己的下游加盟商。

隨後,王偉找到公司老闆閆獻民,在向公司繳納了幾萬元加盟費后,也開起了自己的「無貨源」公司,並開始向下游發展他的加盟商。

今日关键词:周琦首次回应指责